多地严打虚拟货币交易 专家:重点监管功能用途

虚拟货币监管

关于在许多地方打击虚拟货币交易的专家建议

重点监控虚拟货币的功能和使用

最近,深圳发布了《关于防止“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指出最近区块链技术的推广导致虚拟货币炒作的兴起,一些非法活动正在复苏。深圳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将对上述违法行为进行调查和取证。一旦发现,将根据《关于防止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予以认真处理。

除深圳外,北京,上海等地也发布了公告,对辖区内的虚拟货币交易活动进行全面调查,并严厉打击虚拟货币交易。

“虚拟货币”有哪些风险?为什么虚拟货币炒作以区块链的名义出现上升迹象?该国目前在这方面的监管是什么? 《法律日报》的记者进行了调查。

虚拟货币已成为a头,募集资金的用途不明

上海金融稳定联席会议办公室和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最近表示,他们将加大监督力度,以打击虚拟货币交易。下一步,将对辖区内的虚拟货币业务活动进行持续监控。一旦发现,将立即对其进行处理。同时,提醒投资者不要将区块链技术与虚拟货币混淆。虚拟货币发行融资和交易存在多重风险,包括虚假资产风险,业务失败风险,投资投机风险等。投资者应当心被欺骗。

早在2017年9月4日,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在内的七个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不久前,有市场谣传“ 94禁令已被取消”。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的公告主要是针对这一谣言。

在不久的将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局和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将严厉打击虚拟货币交易等非法金融活动,坚持“出现时进行攻击”,并继续维持监督压力很大。

近年来,以虚拟货币的名义出现了一些骗局。

2017年,以虚拟货币“亚欧”为名的大型在线传销案例引起了广泛关注。为了吸引高返点,高回报的投资者,此案涉及的金额高达40.6亿元,超过4.7万名投资者陷入了陷阱。

今年5月,数字货币钱包Token Store发布公告,声明由于受到黑客攻击,系统将完全升级并维持10天。但是,在10天后,其应用无法执行转帐和交易等操作。

在今年7月,继Token Store之后,被称为世界第二大数字货币钱包的Plus Token也坠毁并逃走了。全世界有数百万人损失了金钱,涉及数千亿美元。

随着区块链继续受到社会关注,一些罪犯最近开始四处走动。

不久前,太原市反欺诈中心发出紧急呼吁:太原市发生“区块链欺诈”。一些人被欺骗,他们的财产遭受了巨大损失。据报道,犯罪分子假装是区块链投资专家,依靠互联网,通过聊天工具,约会平台和休闲论坛,支持“数字货币”,“区块链”和“金融创新”项目的内部人员,以炒作虚拟货币和虚拟资产以及其他非法金融资产促使投资者抓住机会并参与虚拟货币交易。

太原警方提醒,区块链欺诈具有以下常规程序:一种是将“区块链”,“去中心化”和“开源”等技术声明为其自己的虚拟货币的技术结构;另一种是编造故事和设计。模型吸引了投资者的注意;第三,利益相关者欺诈的特征很明显,并结合了各种违法和犯罪特征;第四,将交易平台服务器放置在海外,国内作弊和海外点钞,以准备提早离开。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少军对《法律日报》记者说,区块链的东风再次炒作虚拟货币的原因是因为区块链首先在比特币的形式。

“比特币设计的初衷是要变成货币,但这是不可能的,实际上,它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作为一种货币,它需要具备几个基本条件,一个是为了保持价值稳定,其次要得到广泛接受,其三是为流通领域服务。当前的比特币根本不满足这些条件,因此它根本不是货币。”刘少军说。

“这些虚拟货币实际上是从公众那里公开筹集资金的行为。这种行为等同于发行股票。例如,虚拟货币通常首先发布白皮书,声称存在一个项目,呼吁人们投资。在这个项目中,投资不是以购买股票的形式,而是以购买虚拟货币的形式。组织或机构发行虚拟货币,然后让投资者购买这些虚拟货币,但是出售虚拟货币的资金可能会被带走,然后让买家彼此买卖。”刘少军说。

刘少军认为,这种行为是证券的非法公开发行,很可能构成非法或诸如非法集资,集资欺诈等犯罪行为。 “发行这些虚拟货币的人实际上并没有利用每个人的投资去做事,并从事正常的生产和商业活动。他们不确定如何利用公众的投资来做。”

虚拟货币名称错误,无法行使货币功能

《关于防止代币发行筹资风险的公告》指出,代币发行筹资中使用的代币或“虚拟货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的,没有赔偿和强迫等货币属性,并且没有货币当量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在市场上用作货币。

刘少军认为,目前以区块链为幌子推广的一些虚拟货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虚拟货币。 “在法律层面上提到的虚拟货币主要是指在线游戏中的游戏货币,包括Q货币之类的货币。这些是虚拟货币。现在,一些所谓的虚拟货币被大肆宣传,更准确的名称应为被称为“数字”,“货币”,但它不是真正的数字货币,只是在数字货币的旗帜下,也可以称为非法的“数字货币”。”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学院院长李爱军表示,货币必须具有五个功能:价值规模,流通手段,存储手段,支付手段和世界货币。

“最基本的功能是价值计量和流通手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银行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定货币为人民币。公开向公众支付没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可以拒绝接受私人的债务,因此,在我国可以用作价值计量和流通手段的货币只能是人民币,以及其他货币,包括虚拟货币,可以用作衡量价值和流通手段的手段。非法行为实质上是伪造的钞票。”李爱军说。

根据刘少军的说法,我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例如,中国人民银行规定不允许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结算虚拟货币结算,因此中国没有虚拟货币市场。但是,尽管没有国内结算市场,但虚拟货币可能会选择在海外结算,因为虚拟货币已连接到Internet,并且可以在任何国家/地区进行结算。 “通过在外国网站上建立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供人们进行交易更加难以管理。”

刘少军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虚拟货币监管,中国还有一些第三方支付机构秘密提供虚拟货币结算服务。这个虚拟货币交易市场给监管带来了一定的困难。目前,不允许正式的支付和结算机构提供虚拟货币交易的结算渠道,但是非正式机构仍可以秘密提供结算服务。即使清理了非正式机构,也有些人可能会选择出国进行类似的行为。

加大力度提高关键监管职能和使用水平

近年来,有关部门清理和纠正虚拟货币的工作在不断增加。

2018年,中国银行业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央网络空间管理局,公安部,人民银行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五个部门发布了《防范违法行为风险提示》。以“虚拟货币”和“区块链”的名义进行筹款,最近指出,一些犯罪分子在“金融创新”和“区块链”的旗帜下,通过发行所谓的“虚拟货币”,“虚拟资产”吸收了资金。和“数字资产”,侵犯了公众的合法权益。这些活动并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通过大肆宣传区块链概念而进行的非法集资,金字塔计划和欺诈的现实。

以上风险警告指出,这些行为具有以下特征:首先,它们是网络化的,并且是跨界的。依靠互联网和聊天工具进行交易,风险分散到很大范围并且迅速扩散。一些犯罪分子通过租用海外服务器来建立网站,以实际为家庭居民开展活动,并远程控制和实施非法活动。第二个是欺骗性的,诱人的和隐蔽的。使用热门概念进行炒作,编造各种各样的“高大上”理论,还有一些还使用名人V“平台”进行宣传,声称“货币价值只会上升而不会下降”,“投资周期短,回报高,和低风险”。极具欺骗性。第三,存在各种非法风险。通过公开宣传,违法者使用“静态收益”(来自货币升值的收益)和“动态收益”(来自离线开发的收益)作为诱饵来吸引公众投资资金,吸引投资者和开发商加入,并继续扩大资金池,具有非法集资,传销,欺诈等违法行为的特点。

最近,北京警方发现了一桩涉及非法数字货币交易所BISS的欺诈案,并逮捕了数十名犯罪嫌疑人。

此外,相关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该国总共关闭了6个新发现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并分7批处置了203个海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通过两个大型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关闭了近10,000个支付账户;在微信平台上,关闭了近300个促销和营销微型程序以及官方帐户。

李爱军认为,从目前情况看,对虚拟货币的监管应着力防止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替代人民币的功能,并通过虚拟货币从事非法活动,即加强监管。虚拟货币的功能和使用方式。

“重要的是要注意是否使用虚拟货币作为货币,而不仅仅是从对象的货币形式看它是伪造的还是伪造的人民币。可以说任何执行货币功能的对象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银行法》的有关规定。”李爱军说。

李爱军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虚拟货币的发行人和用户有冒充或伪造人民币,持有和使用伪造货币的风险。

“代码形式的虚拟货币,只要被用作货币,其性质就等于我们现实世界中的伪造货币。可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银行的规定进行处理”。 《中国法》和《刑法》。它进行监督和制裁。李爱军说。

  • ,